【新華悅聽】尋味|“米粉基因”代代傳

2020-12-16 11:11:10 來源: 新華網

【新華悅聽】尋味|“米粉基因”代代傳
-

  新華悅聽,值得一聽。大家好,這里是《新華悅聽》。我是本期主播天明,今天給大家分享的文章是選自《一碗米粉的鄉愁》一書中的《“米粉基因”代代傳》……

  偶然在一個老鄉群里看見出版人邱建國先生在征集關于江西米粉的文章并整理成冊出版發行,心中既喜且愁。喜的是終于有有心人通過米粉這一最具代表性的家鄉美味來訴說我們對家鄉的留戀與深情,愁的是自己文筆不佳,無法把對家鄉米粉的感情訴諸筆端。

  由于冠狀病毒的肆虐,2020年春節期間連出門買菜也變得不甚安全,所以只能盡量吃得簡單。幸而年前同學從老家托人捎來了一大袋南城米粉,配上滑嫩的牛肉湯做成上湯米粉,兒子屢吃不厭,滿足地說了一句:“我希望我的兒子以后也天天能吃上南城米粉?!蔽翌D時心肝麻顫——在南昌出生、成長的兒子居然也遺傳了“米粉基因”,他也酷愛南城米粉!我當即決定為家鄉米粉寫點什么,讓后世了解他們的先輩對南城米粉近乎癡迷的喜愛,了解世代生活在姑山盱水這塊土地上人民的真實渴望和百味人生。

  我的“米粉基因”應來自母親。我的家鄉南城縣位于江西省東部,溫潤的氣候和豐富的水資源使這里出產上好的麻姑米。用麻姑米制成的麻姑米粉晶瑩透亮,口感爽滑,軟中帶韌。記得母親曾經多次說起她年輕時下放到農村吃水粉(即剛榨出來的新鮮米粉)的情景。少不更事的我當時并不能真正理解母親言語間飽含的意味,而今自己也身為人母,越來越能體會母親回憶這一幕時更多的是對青春的追憶和對淳樸村民的懷念。

  母親十六歲時便下放到南城縣洪門鎮的一個小山村,有時會買洪門水庫的魚吃,翌日清晨就帶著吃剩的魚凍到村里的米粉作坊去吃新鮮水粉。聚集在米粉作坊的其他吃客看見母親手里的魚凍,紛紛上來討要。母親給每個人都勻一點,之后大家就在米粉作坊門口,或蹲或站,大快朵頤地吃完那碗人間最美味的早餐,然后開始一天的勞作。

  那時候生活條件不好,水粉基本都是涼拌,除了用前一天的菜湯,還有一種水粉的“最佳拌侶”就是菜漿(腌漬酸菜的水分發酵而成),酸酸的,配點辣椒,絲絲水粉裹著滿滿拌醬,輕輕咬下一口,濃郁的米香伴隨著拌醬在口腔里擴散開來,那叫一個酸爽!當然,水粉還可以直接用醬油和豬油來拌,同樣好吃到“爆”。

  米粉一直就是這樣一種溫柔而包容的存在。它與任何菜肴不同,光是拌粉這一種吃法,可以根據不同的條件、不同的心情呈現各異的味道,滿足你對味蕾的一切需求,讓你的每個細胞、每根神經都舒爽愉悅……懷想至此,思緒開始如潮水般涌來,漫卷過每個與家鄉米粉有關的記憶。

  我就在母親下放的小山村出生并慢慢長大,開始跟在母親后面去米粉作坊買水粉。當時的我不知道制作水粉的流程,只記得榨米粉的時候,作坊老板會坐在制粉機上,整個人從高處緩緩壓下來,我覺得這一幕就像雜耍一般有趣。

  母親把水粉買回家之后,除了拌著吃,有時還會用一點點豬肉片加雞蛋澆在水粉里做成湯粉。白瑩瑩的米粉宛如少女溫潤的皮膚,根根米粉纏繞在一起,又像極了美人的發髻,讓人心生歡喜。再配上鮮香怡人的湯汁,那種味覺與視覺的享受成了童年最美好的記憶,印刻在心里,終生都將難以漫滅。

  稍大一些,母親會帶我參加村里鄉親的一些紅白喜事,不諳世事的我自然是對吃最感興趣,那么多場酒席什么菜最好吃我已全然記不清,只記得每次桌上都會上一大缽湯粉,那是我每次宴席上的最愛。

  歲月更迭,時至今日,家鄉人民酒席上的菜肴種類和數量已今非昔比,但唯一不變的是每桌依然會擺上一大盆湯粉,而且每次都會被一掃而光,這種習俗成為家鄉不可替代的獨特習俗與不變的味道。

  長至少年后到縣城上中學,每天早上都會來一碗上湯水粉,粉湯多是豆豉湯和大骨湯,豆豉湯濃郁而大骨湯鮮美。后來還出現了花樣繁多的魚湯、牛肉湯、羊肉湯等等。到了晚上,縣城的主干道旁擺滿了夜宵攤,炒粉是每個夜宵攤的主打產品,下了晚自習的我有時禁不住炒粉的香氣誘惑,來上一盤肉絲或雞蛋炒粉,感覺自己就像打了雞血一般充滿了精神和活力,可以挑燈夜讀到半夜。

  高中畢業以后,我考入省城的大學,之后留在省城工作。離家久了,不免會有 “夢里不知身是客”的悵然,故鄉的山水、風情時??M回于記憶中,彼時我就會更加想念家鄉的米粉。所幸交通越來越發達,有一次實在想念家鄉的米粉,大清早趕到火車站搭上火車,直奔家鄉最喜愛的那家早點店,來一碗上湯水粉,味道依然那么純正滑爽,在外打拼的所有辛苦和煩惱漸次紓解,體內的“米粉基因”也在消化系統與神經系統的交融中得到激活與增強。

  而今,各類美食層出不窮,米粉卻依然如故,仍然頑強地承載著這方水土的美食基因,已經沁入每一個南城人的靈魂?,F在制粉技術也提高了,家鄉的干粉柔韌耐煮,配上自制的各種鮮湯或者加上作料翻炒,清新爽滑,Q彈的口感一如當初,仿佛又回到了盱水湯湯、姑山郁郁的家鄉。兒子和我一樣,每次回到家鄉對米粉也是愛不釋 “口”,這應是出于味蕾的忠實和“米粉基因”的強大吧。

  著名畫家黃永玉老先生曾經說過,家鄉就像自己的被子,有自己熟悉的味道和感覺。于我而言,家鄉的風物人情就像顆顆散落的珍珠,南城米粉仿似一根絲線,穿起一串眷戀與思念,美麗又哀愁。有時間我要帶兒子多回家鄉,給他看看家鄉的好山好水,讓他聽聽悅耳的鄉音,帶他認認家鄉淳樸的鄉民,讓他在這一方滋養和慰藉過我靈魂的地方,培養鄉土情懷,感受綠葉對根的情意。(作者 王潔)

  內容簡介:

  由自稱“鄉愁患者”的江西南城人邱建國主編,收錄80余篇以米粉和鄉愁為主題的詩文,記述南城地方風物、米粉制作工藝、社會變遷、親情鄉愁和生活細節,共計19萬字。文筆真摯、生動、樸實,飽含情感,富有感染力。對南城人而言,米粉是一種不可缺少的美食,也是一種鄉愁,更是一種文化,一種維系鄉民肉身存在、血脈涌流和心靈安頓的文化。南城人抒寫“米粉·鄉愁”,其實就是進行一種文化建設和文化傳承。在舉國上下重視鄉村文明重建的當下,如此一缽一碗一城一域的文化挖掘與積累,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主播|天明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95931661
小草免费观看在线播放_香蕉伊蕉伊中文在线视频_香蕉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