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內蒙古“三少民族”:告別原始走向小康
2020-12-17 08:52:13 來源: 瞭望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中國成立初期內蒙古“三少民族”人口平均壽命不足50歲,目前平均壽命達到75歲

  ?“傳統文化很受歡迎,我想通過不斷創新,為太陽花增添養料?!?/font>

  11月初冬清晨,嫩江右岸的哈布奇村雪霽天晴。陽光照得屋里暖洋洋,達斡爾族老人熬珍花特意穿上紅色花衣裳,端坐在火炕上,從扶貧干部手里接過脫貧告知書,一筆一畫地簽上名字,高興地說:“我脫貧啦!”

  隨著國家各項扶貧政策的落地,熬珍花等最后一批貧困戶陸續領到脫貧告知書,標志著內蒙古“三少民族”正式告別貧困。

  “三少民族”是指集中分布在內蒙古呼倫貝爾區域的三個人口較少民族:鄂溫克族、鄂倫春族、達斡爾族。他們曾共同居住在興安嶺山林中,過著離群索居的原始游獵生活。通過生態移民、旅游轉型和文化傳承,“三少民族”下山定居,過上現代生活,與各民族攜手前行奔小康,實現歷史性跨越。

  內蒙古自治區鄂溫克族自治旗巴彥托海鎮太陽花傳承發展中心,艾吉瑪(右一)向游客介紹太陽花手工藝品(8月6日攝) 劉磊攝/本刊

  走出山林擁抱新生活

  靜謐的大小興安嶺山林,見證了“三少民族”數百年來的歷史變遷。

  鄂溫克族、鄂倫春族都有“樹中人”之意,被稱為“中國最后的獵民”。新中國成立前,他們一直保持著原始的生產生活方式:吃獸肉、穿獸皮,住著用木桿和樺樹皮搭建的“撮羅子”,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

  提起曾經的日子,79歲的中妮浩老人用鄂溫克語喃喃回憶:“住在山上,經常沒有糧食吃,冬天連條秋褲都沒有?!?/p>

  面對現代文明沖擊和生態環境變化,獵民們沿襲多年的游獵方式,已經無法跟上時代的步伐?!爸挥邢律蕉ň?,找到新的發展方式,才能使這個族群發展壯大?!卑紧敼叛哦鯗乜俗遴l鄉長張萬軍回憶道。

  20世紀50年代以來,在黨和政府關心下,獵民們紛紛走出山林,搬到新居點,直接跨越原始生活與現代接軌。特別是十八大以來,各級各方著力解決“三少民族”吃飯難、上學難、行路難、住房難、看病難等問題,推進產業開發扶貧。

  穿越大興安嶺腹地的一片片青松白樺,一排排雙層木質小別墅映入眼簾。屋內集中供暖,做飯可用液化氣。老人們正在暖融融的屋內愜意地喝茶,婦女們在烤列巴或制作鹿皮畫。這就是敖魯古雅鄂溫克民族鄉的獵民新居點。

  “搬下山后的生活好得超乎想象?!倍鯗乜俗骞媚锓端鳚M意地說,新居點的房子是國家蓋的,供暖用水免費;交通便利,孩子上學、老人看病都方便了;離城市更近,就業渠道也拓寬了。

  住在鄂倫春自治旗古里鄉獵民村的鄂倫春族老人葛淑云,親眼見證了獵民生活的變遷?;赝松哌^的82年,葛奶奶一共換過4套房:撮羅子、土坯房、磚瓦房、樓房。特別是最近一次換房,葛奶奶分到了一套70平方米的兩居室。葛奶奶心滿意足地說:“過去的心愿都實現了,現在歲數大了,只希望再多活幾年,好好享受享受?!?/p>

  新中國成立初期“三少民族”人口平均壽命不足50歲,目前平均壽命達到75歲?!叭倜褡濉比丝谝幠R膊粩喟l展壯大,截至目前,居住在內蒙古“三少民族”自治旗的達斡爾族約8萬人、鄂溫克族2萬余人、鄂倫春族2000多人。

  古老民族尋求新出路

  “不讓一個少數民族人口掉隊?!睘閷崿F轉型發展,內蒙古支持“三少民族”充分利用獨有的民俗文化和自然優勢,發展起旅游業、特色種植和養殖業等,尋求古老民族的綠色轉型。

  從新加坡留學回國后,鄂溫克族青年諾日回到家鄉鄂溫克族自治旗。如今,他已把原來年產值40萬元的牧民合作社發展成產值超千萬元的養殖、旅游企業。

  根河市烏力庫瑪林場的松林深處,白雪皚皚,仿佛童話世界。鄂溫克人古木森敲響鐵皮,外出覓食苔蘚的馴鹿群伴著清脆的鈴鐺聲,紛紛回家。

  這是古木森在山林中的馴鹿放養點,同時還是旅游景點。借助現代養鹿技術和基礎設施條件的改善,不少獵民發展起生態旅游業。古木森說:“靠著賣門票和鹿茸、手工藝品等,年收入能有七八萬元?!?/p>

  “我們依托鄂倫春民俗特色資源,先后建成了農業生態園、特色養殖區和民俗特色旅游景區?!倍鮽惔鹤灾纹於嗖紟鞝柅C民村村支書孟亞靜說,如今獵民村變景區,農民變旅游從業者,農產品變旅游商品,帶動近200名鄂倫春村民找到新出路,人均年收入提高到2萬多元。

  達斡爾族人也開始重新認識腳下的這片黑土地。從種麥子到種大豆、馬鈴薯,逐步發展起現代種植業,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被譽為“中國大豆之鄉”。

  熬珍花所在的哈布奇村,達斡爾族占九成以上。熬珍花一家5口有3個病號,全靠兒子一人在外打工糊口,最難的時候買包咸鹽的錢都湊不出來。

  2014年,熬珍花家被識別為建檔立卡貧困戶,享受低保、養老和子女上學補貼、住院報銷等政策,基本生活有了保障。今年,她家除了種植大豆,還通過扶貧貸款和產業幫扶資金,發展起養牛產業,全家人均年收入超1萬元。站在牛棚前,她充滿期待地說:“3頭母牛懷犢,就等明年產犢了,好日子還在后頭呢!”

  傳承文化?開啟新征程

  過上新生活的“三少民族”,一直不忘傳承創新自己的民族文化。

  “‘三少民族’的語言沒有文字形式,民族文化世代口頭相傳。隨著傳統生產生活方式的改變,一些寶貴的民族文化可能會慢慢消亡,必須做好傳承?!倍鮽惔鹤灾纹旃爬镟l鄉長白鵬英意識到,弘揚鄂倫春民族傳統文化是當地發展特色所在。

  借助自己的鄂倫春族身份,白鵬英成立手工藝坊,組織婦女制作鄂倫春族手工藝品,然后利用網上平臺銷售到全國各地,每個婦女每年平均可增收1000元。

  德柯麗是內蒙古自治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從小就跟著母親學習制作樺樹皮手工、縫制鄂溫克族服飾等傳統工藝。為了保存珍貴的鄂溫克文化,她成立了一間民族工藝制作大師工作室,發動眾多年輕人積極參與,為傳統技藝注入活力。

  工作室里,一幅幅刻有鄂溫克族圖騰標志的馴鹿皮毛剪刻畫格外引人注目?!岸鯗乜俗鍥]有自己的文字,要把自己民族的文化傳遞下去,這些圖騰符號能發揮作用。我現在已經刻好100多個,打算整理成冊,傳承給我們的年輕一輩?!钡驴蔓愓f。

  “90后”鄂溫克族姑娘艾吉瑪便是其中一員。學習計算機專業的她,大學畢業回到家鄉鄂溫克族自治旗,建起電商平臺,幫助母親制作銷售以鄂溫克族圖騰太陽花為原型的文創產品。每年,來自全國各地的訂單達1萬多個。艾吉瑪說:“傳統文化很受歡迎,我想通過不斷創新,為太陽花增添養料?!?/p>

  為支持民族文化綻放更大魅力,鄂溫克族自治旗還著力打造民族文化產業創業園,吸引118名非遺傳承人和創業者入駐。鄂溫克傳統服飾、五畜繩、皮雕等各種傳統技藝在園區競相繁榮。

  呼倫貝爾學院教授斯仁巴圖表示,民族文化是最好的名片。在融入現代社會的過程中,“三少民族”不忘傳承創新自己民族的文化,與全國各族人民交往交流交融,共創美好未來。(張麗娜?安路蒙)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加載更多

?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6870775
小草免费观看在线播放_香蕉伊蕉伊中文在线视频_香蕉在线视频